生命的曙光(謝曙羽姐妹)

謝曙羽1

暮從碧山下,山月隨人歸,卻顧所來徑,蒼蒼橫翠微。– 李白

在暮色迷茫的人生旅途,偶然行經松山教會,神的光便如山月一路相隨。回首漫漫來時路,曾經巨石橫斜的路徑,如今已然鬱鬱蒼蒼青翠成蔭!

緣起

當我出生時,父親苦心蒐集勤做功課,為了要幫他的第一個孩子,起個「萬無一失,終生順遂」的好名。

探尋靈魂去處

兒時, 我經常望著睡著的母親,害怕她一覺不醒,不知該何處尋她? 每當焦慮啜泣時, 屋頂總幻化為浩瀚穹蒼,覺得有個人正看著我。 我因莫名敬畏而懼怕,感覺自己渺小且無所遁形,不論夜晚躲進被裏,或者白天的言行舉止,彷彿這一切都有人知道。對於死亡的恐懼和去向的不明,長年煎熬著幼小的心靈。

知識徒增愁煩

自幼便熱衷學習與規劃人生,小學四年級時我畫了一幅書包的素描作品,貼於書桌前自勉,其上寫著此生的學習目標:戲劇、法文、設計(而我也確實於二十五歲前完成這些科目的學習)。五年級時偶然閱讀到紀伯倫的「先知–孩子篇」,被啟蒙的意識自此無法平息。 中學時閱讀了「弘一法師李叔同傳」、「禪的世界」心嚮往之,十七歲便萌生出家念頭,欲尋求超脫自在和人生的答案,摸索中開啟了神祕學和靈修的大門。

走出死蔭幽谷

早熟敏感的我,能量與熱情無從抒發,壓抑而憂傷,覺得自我沒有存在之意義與必要。 雙十年華的生命已無以為繼、奄奄一息,只有結束或重燃生命之火。然而,每每思及幼時曾嚮往的藝術之都巴黎, 整個人便彷彿活了過來!遂決定赴法求學展開重生之旅,熱切的學習動力,終於擺脫鎮日臥床淚流不止的日子,長年的抑鬱寡歡至此不藥而癒。不過後來才明白,原以為只是留學與療癒的法國之行,竟是為了我的天堂之行舖路。

踏上靈修之路

當我返國打算一展所學, 一連串際遇卻是人算不如天算,頓覺人生規畫全盤失算,只能無語問蒼天,轉而尋求能使內在安定的力量。於是開始進出各派靈修法門修行,最後在道家靜坐接通了靈界,成為通靈者,而終至被靈界蠶食鯨吞地盤據了生活。 靈界的花招百出, 戲弄也隨之而來,對我威脅愈演愈烈,在幾番的威嚇交涉中,我曾拿性命交換未果,求生不能、求死不得,身心俱疲生不如死,生命再度奄奄一息。原本經營得有聲有色的南歐小餐館, 終因病倒與靈的干擾而忍痛放棄,被迫一切歸零。我心中暗自立誓,除非有一位真能讓我感到平安的神,否則我終生不再接觸任何信仰,並立即停止所有宗教活動。

神恩終於臨到

某日早晨起床,有股強烈的念頭要前往台北市大安路。正當我納悶地走著,失聯多年的留法同學突然來電敘舊,而我竟已站在她欲相約的咖啡館門前!茫茫人海中神讓我們再度重逢,原來她已受洗信主,在得知我的處境後,她只能嘆著氣說:「我有神倚靠真好。」也順勢邀請我參加隔日松山教會的佈道會。我心中毫不願意卻滿口答應,返家即開始後悔。但隔日卻逕自提早到了教會,並直接進入廚房幫忙,熟門熟路地好似回到家。

詩歌喚醒靈魂

生平首次進教會,首次翻看聖經,躍入眼簾的經句是:「因我所遭遇的是出於祢,我便默然不語。」(詩39:9)旋即淚如泉湧,感動且安慰,一切委屈自此平息。原來我所有的遭遇其來有自,苦楚並非無人知曉。 隨後台上詩班獻詩,台下的我置之度外毫無感受,只不耐地等著一切結束。直到「求主垂憐」的詩歌入耳,清亮的童音穿透我心,喚醒我靈:「親愛救主,請聽我禱告,既有別人蒙主垂聽,使我亦沾恩!順著感動前去跪下禱告,神竟賜下奇妙聖靈!

靈裏與父相認

就在得聖靈當週,有天夜裏輾轉難眠,試著起床禱告,靈裏突然回轉像三歲小孩,嚎啕大哭泣盡一切傷痛!感覺有股溫暖的力量輕撫頭頂,彷彿見著慈愛的父親,伸手扶起跌倒受傷的孩子,充滿無言的疼惜。而一個勇於探索闖蕩的生命,必然會留下傷痕,這些傷痕也唯有藉著天父的愛方能撫平。這使我體驗到約伯所言:「從前風聞有你,如今親眼看見你!」(伯42:5)

母親溫柔懷抱

某日再度於睡夢中受靈界干擾,驚醒後奮力禱告,就在兩股勢力對峙下,腦中響起天使般的勝利歌聲。當下明白唯有躲進神的蔭庇,方能真正安息,也唯有受洗方能與幽冥勢力隔絕。 受洗當日雲淡風輕,魚兒在清澈的水中優游,陽光穿過樹葉灑在身上。我終於找到多年遍尋不著、內心深處的寧靜。 從水中上岸的途中,也體驗到空前的輕鬆。我深刻感受詩篇所言 : 我的心平靜安穩,好像斷過奶的孩子,在他母親的懷中。更驚喜的是一經大水洗禮,竟立即切斷我和靈界的感應,從此過著安寧的日子。

神勉勵傳福音

受洗後接觸了福音工作,一段時日後,頗感煎熬遂萌生退意,因想到我未信的父母靈魂之歸處,總奢望有一些法外開恩的空間。但若真有灰色地帶,我又將如何向他人大聲疾呼,信主與受洗之必要?但神鑑察人心,知道我的難處。有一晚我特別早到會堂,一進門便看見黑板上寫著當晚講道主題「無論如何總要救些人」,霎時,空蕩的會堂幻為宇宙般高深,時空彷彿靜止,神在上,我在下,天地之間只有這句話,是對我說的!我震懾地退出會堂,但聖目之下渺小如我無處躲藏,只能頻頻稱是並突然領悟到,應化小我為大我,不該只著眼於家人,在屬靈的國度,人人皆是家人。未料想通之後,隔一個月我的父母竟在一夜間就信了主!

尾聲

2013年,信主十年,是個信仰的里程碑。僅以自身見證獻給神,感謝神十年栽培大計。黑夜已盡黎明終至,生命的曠野曙光初露,天父果然賜我一個充滿希望的好名!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2 thoughts on “生命的曙光(謝曙羽姐妹)

  1. 謝曙羽!

    大倫國中時期曾與你同學過,你的Face Book 無法留言,只好在這裡和你聯絡

發表迴響

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。 必要欄位標記為 *