創世以先,神揀選我!(郭金城弟兄)

哈利路亞,奉主耶穌聖名在此作見證。我是郭金城,認識主耶穌之前,我過著飽受身心煎熬的艱苦人生。

神從創立世界以前,在基督裡揀選了我們,使我們在祂面前成為聖潔,無有瑕疵。(以弗所書1:4)

初蒙神恩

民國90年起,因為鼻子流血到醫院就醫,但總是都找不到病因,短短不到一年,天天流鼻血流了10多年,身心受到很大的耗損,外表比實際年齡老了七、八歲;身體檢查也是紅字一片,有肺部纖維化、B肝帶原、腎結石、心律不整、骨質疏鬆等問題,加上原本就有的十二指腸潰瘍,胃鏡、超音波碎石均都做了至少5次,簡直是全身整組壞,無一完好。

除了生理之外,我的家庭也很不平安,小女兒青少女時期罹患有精神分裂症,常常失控的舉動讓家人難以招架。在這樣的狀況下,我的心情抑鬱、暴躁、憂傷,只能流連在小說店裡看書求得抒壓,我曾以小說笑傲江湖中的句詞「生亦何歡,死亦何懼」作為座右銘,可見那段時日,人生只見黑白。

大約是民國104年十、十一月間,一個星期日的中午,因為小女兒的病症發作,又吼又叫、面目猙獰。住在樓上的黃姊妹聽到,就來到家中邀請我跟我太太一同為女兒的病痛禱告,一開始奉主耶穌聖名禱告,爾後不斷地覆誦「哈利路亞讚美主耶穌」,大約10多分鐘後,以「阿們」結束禱告,我女兒的病症就趨緩下來,沒有再發出吼叫聲。

那天剛好是當月的第三週週日,黃姊妹邀請我們下午2點去參加真耶穌教會松山教會的福音茶會。雖然黃姐妹因愛主的熱心向我們傳福音,教我們禱告的方式,一時緩和了女兒的病症,但隨即的積極邀約,我的妻子還是拒絕出席。我因盛情難卻,只好代表參加福音茶會,之後我深受道理的吸引,此後便開始參加安息日聚會。

當時教會的傳道很積極,便與執事一起來到家裡訪問、關心,傳道寫給我一張祈禱文教我禱告;自此我每天早上起床上班之前,就會先禱告誦讀那張祈禱文上感謝的字句約15分鐘後,才出門上班。

回首來時路,真神自有時

在我接觸真耶穌教會之前,我從未到過任何基督教的會堂。記得小時候街坊鄰居去教會聚會,總能拿取一些麵粉、奶粉或是沙拉油,即便有這些小利益,我也未曾前往教會過。那是因為家父曾經說過:「洪秀全的太平天國起義之所以會失敗,就是因為他們拜上帝不准拿香祭拜祖先是忘本的作為,所以漢人並不支持他們,終究才會被曾國藩打敗。」我便深受影響。

我從小在傳統信仰的環境中成長,但對於拜神、拜佛、拜魔、拜動物、拜石頭、拜雕像有何不同也不清楚;總之,大多是既要平安又要財富,只要你願意花點小錢,買一把香、一疊紙錢以及一點祭品,就能以小搏大,何況祭品拜完後還可以自己吃,何樂而不為?但天底下哪有這麼好的事?真的有這麼好的事,大家也不需要透過勞力、忍受工作以及職場環境的辛苦來賺取一點溫飽的機會;這個世界上,也就不會再有窮人了。所以我也不是很認同傳統信仰,基本上我就是個無神論者。

雖然我誰也不信,但是藉著女兒的病痛,以及鄰人的熱心邀請,主耶穌親自吸引了我,並讓我經歷到生命奇妙的改變。

蒙主眷顧,靠主得勝

在慕道前,我會在晚上偷偷地將藥水放在女兒的食物或飲料中讓她服用,但慕道後,我便不需要偷偷放藥了,女兒自己能配合按時服藥。而且女兒的病情逐漸穩定,發作次數減少,偶爾行為失序時,我靠著禱告,親身體驗到她很快平靜下來的恩典。

民國105年4月的某星期天,我們全家人到石門水庫旁爬山,女兒的病又突然再度發作,又吼又叫,我立時禱告,不斷地覆誦「哈利路亞讚美主耶穌」直到女兒穩定下來。

回到家我不禁思想:「我已經信了耶穌,為何女兒還會發病呢?」我想:「可能是神在提醒我要更努力追求真理。」於是便決定開始讀聖經,兩個月的時間便將舊約看完,而且在福音茶會中得到了寶貴的聖靈;得聖靈後沒多久,鼻子也不再莫名流血了;以前的手痛、腳痛的狀況也都沒再發作,感謝主!這些肉體上的病痛都被主耶穌醫治了。而我的心靈也不再成日憂傷,將女兒的病全然交託給主耶穌來帶領與醫治。

這些神的恩典,是不是很奇妙呢?

歡迎您來真耶穌教會查考,相信您也可以經歷到真神的奧妙!

主賜給我新生命(周昌寰弟兄)

耶和華是應當稱頌的,因為他在堅固城裡向我施展奇妙的慈愛。(詩篇31:21)

神一直在我身旁

奉主耶穌基督聖名作見證,我是周昌寰屬於真耶穌教會松山教會。我出身小康家庭受傳統信仰,逢年過節祭拜祖先,外婆還從宮廟請了一尊保生大帝放在家裡求平安。

而中學曾讀教會學校的母親則給了我不一樣的記憶,印象中母親總是戴著十字架的金項鍊,當我生病時她會拿一本聖經放在我枕頭邊,告訴我耶穌會保佑我很快好起來;我也就讀教會辦的幼稚園,記得畢業的時候我們演舞台劇,演出的劇本是路加福音第二章耶穌降生、天使報佳音,我演其中一位牧羊人,聽到天使讚美神:「在至高之處榮耀歸與神、在地上平安歸與他所喜悅的人。」我指著遠方說;「我們往伯利恆去看看所成的事」,見證了在馬槽裡主耶穌的降生,原來從小神就在我身邊,給我機會認識他。

初次感受在主懷中的平安與喜樂

2006年4月16日當時居住在上海,一個偶然的機會,朋友帶我和太太到他家參加華商團契聚會,聚會時聽著詩歌讓我感動萬分,說不出的平安和喜樂從內心中湧出,會後幾個弟兄問我,你願意信主嗎?如果願意我們一起為你作見證,你就是我們的弟兄了。當時我什麼都不懂,也不了解合乎聖經的受洗過程,很顯然這樣做,我無法真的成為基督徒;後來也因為主領者工作忙不能帶領而暫停聚會。

神的揀選

2013年岳母膝蓋開刀住院,太太的弟弟王立行弟兄從美國回來陪伴母親,我邀他一起用餐,閒聊之際,我問他:「你什麼時候去做禮拜呢?」他微笑的說:「我們守安息日敬拜神。」他還拿出聖經,為我詳細講解安息日,神創造宇宙萬物、人是哪裡來的、真理、福音、人生的盼望是什麼、人死後會到哪裡去,這些內容是我這輩子只拜偶像、受困在充滿黑暗和不斷犯罪的世界中、只追求財富享樂和被生活重擔壓的喘不過氣來的人,從來沒有想過的道理,內心既好奇又渴望,原來神就在此時開啟我的心,要拯救我進入祂的懷抱。

當天的午餐花了三個小時,後來立行邀請我去真耶穌教會松山教會聽他作見證,聆聽他信主和得聖靈的過程。這過程很像以下這段經文:

『我們將所看見、所聽見的傳給你們,使你們與我們相交。我們乃是與父並他兒子耶穌基督相交的。我們將這些話寫給你們,使你們的喜樂充足。(約翰一書 1:3-4)』

到教會聽見證後,傳道吿訴我們禱告的方法,當我跪下閉上眼睛,大聲說著「哈利路亞讚美主耶穌」,不久我就看見神的榮光,極其光亮、比晝光還明亮,但一點也不刺眼,非常柔和、舒適,隨後突然有一股強烈的電流從頭上灌下,順著背部一直到腳底,我全身發麻、眼淚不斷的湧出來,口中還是不斷的唸著哈利路亞讚美主耶穌,不多久舌頭就跳動起來,心中很喜樂,原來我得了聖靈。教會執事告訴我:「你第一次來教會就感受到父神的愛,得到聖靈了,要恆切禱告,求聖靈與你同在。」

神的恩典不斷

我和妻子本來住在陽明山,環境優美,本想終其一生住在那裏享受,但因爲工作的需要,我和太太移居上海,ㄧ轉眼就待了近10年,陽明山上的房子很難維護,加上岳父離世後,岳母獨居住在台北市健康路,往返探視照顧很不便,我們便想賣掉房子,搬到岳母家附近。

可是委託許多家仲介,好幾年都乏人問津,甚至考慮就算賠500萬,只要有人想買我也忍痛割愛,當時我們不認識神,到處求神問卜花大錢做儀式、消災厄,卻對賣房毫無效果,後來我發現神棍的話全是鬼話連篇只為了騙錢,因此很氣憤,最後放棄賣房。

但就在我們開始慕道不久,突然有一對夫妻透過以前我們委託的仲介來看房子,看完以後又私下聯絡我要來看第二次,當天來看房子的女士問我:「在你書桌上有一本聖經,請問你是基督徒嗎?」我回答,我還不是基督徒只是慕道友,聖經都還是新的。那女士對我說,她想跟我作見證,主耶穌帶領她來買我的房子,於是我們雙方坐在餐桌前分享,那位女士隨手翻開新聖經時,高聲的說:「哈利路亞,真是神的旨意,這一頁就是她要向我作見證的經文:「用繩量給我的地界,座落在佳美之處,我的產業實在美好。(詩篇16:6)

原來他們是因女兒要到華崗藝校念書,想從汐止搬到陽明山來,無意間到我家看房子,卻翻聖經讀到那段經文,這一天是她結婚紀念日剛好是禮拜六,她深信是神帶她到佳美之處,就這樣我們很快談到大家都覺得合理的價格,我順利賣出房子,沒有任何虧損。感謝主的恩典,他在我祈求之前就已知我的需要。

隨後神帶領我找到合適的房子,到教會的交通非常方便。不過在議價的時候非常困難,從早上談到半夜,雙方的價差高達630萬,我甚至願意加價200萬,讓仲介去爭取,結果成交價一毛錢也沒有加,竟然完全按照我的價格。我們家位於新豐街,後來我讀到一段經文大感驚奇,原來我的房子也是神的帶領。「盜賊來無非要偷竊、殺害、毀壞。我來了,是要叫羊得生命,並且得的更豐盛。」(約翰福音10:10)

我和太太在2014年10月11日同一天受洗成為基督徒,回到主的懷抱,住在新豐街的我,得到了「新」生命,並且日子過的更「豐」盛,真是感謝主!

願一切榮耀與頌讚都歸於天上的真神!

主耶穌視我如珍寶(鄧儒燕姐妹)

信耶穌前我不知自己值得被疼惜…..

我生長在「重男輕女」與傳統信仰的原生家庭,是父系家中的頭生,被期待是個男孩,事與願違,讓我母親因此陷入婆媳、妯娌嫌隙的困境中;外加我天生體質不佳,徒增母親養育上的辛勞;各方面也不及弟弟妹妹優秀,不受關注是常理,「被疼惜」的感覺是什麼,我不太懂。

我的父親是個木匠,不富裕的身家背景常受人的鄙視和不公平地對待,為避免受傷,我選擇將自己封閉起來;從小在父母爭吵的陰影下,內心很沒有安全感,經常莫名恐懼、害怕吵雜的聲響,不懂如何與人互動。

聖靈親自見證神真實的存在!

第一次接觸耶穌,是小學時期去過天主堂;因聖職人員柔和的愛心,我對基督徒的身份開始有了憧憬。家族頑固的信仰觀念阻止我接觸教會,直到高二時主耶穌開了我的耳朵,聽到平日毫無交集的同學對話談及「教會」,向來獨來獨往幾乎不太親近人的我主動請她們帶我到教會。

初次到真耶穌教會看到信徒禱告的方式十分錯愕,因對道理不明白,心想這教會很怪異,跟小時接觸的教會不同,內心便不斷思索如何脫身!當天聚會結束前,傳道人在台上說明真耶穌教會的禱告方式,正心想要趕快逃離之時,突然被催促到講台前面禱告,當時只好屈就呼應著傳道人講述的方式「奉主耶穌聖名禱告,哈利路亞讚美主耶穌」,內心卻想:「等一下要趕快離開這奇怪的教會」。就此同時,奇妙的事發生了,有一股暖流由上而下,體驗到有一個罩子從上而下將我框住,神的靈親自澆灌在我身上,清楚聽到自己禱告的聲音,專心進入禱告,我的舌頭開始跳動說出自己也聽不懂的語言;那瞬間,我的內心感到極其平安、寧靜與祥和,像是珍貴的珍珠被捧在掌心中呵護般。這樣的溫暖與小學期間從神職人員給的愛有很大的不同,那是看不見、摸不到的,雖然當時我不明白聖靈是什麼,但我打從內心切實感受到那份溫暖的奇妙,是很踏實存在的,也是我第一次這麼深刻感受到「被疼惜」的滋味。「神將祂的靈賜給我們,從此就知道我們是住在祂裏面,祂也住在我們裏面。」(約翰壹書三24)

信耶穌之後,世上生活就毫無風雨浪濤嗎?並沒有!神藉由操練、患難鞏固我的信仰根基。

高職畢業後,因家境關係無法資助我繼續升學,我必須自食其力完成更高的學歷,沒有任何的援助,孤單無助之時唯有禱告倚靠耶穌的保守與帶領,幫助我平安達成。

曾經,家裡遭人討債試圖破門時,身邊只有老母、2名弟弟的幼子,連警察也無法即時保護;當下早已不聽使喚全身顫抖的我,唯有迫切禱告向主耶穌求救保守了我和家人平安,祂激發了討債先生的良善之心,主耶穌親自平息這突如其來的風波。

曾經我也遭受憂鬱、失業之苦,現實生活種種的不如意,使我身心靈俱疲,對人生完全失去盼望,總籌劃著如何自殺,但聖靈一次又一次提醒「殺人」是重罪,將不被寬恕。(聖經中十誡的教訓)

已受洗歸主名下,想死的意念成了心頭上的重擔,明知自殺就是「殺人」,在神的誡命中是不被寬恕的罪,讓我求生不得求死不能,活著只剩空殼,連死都背負著道理不可違背的重擔。但是主耶穌不曾離棄,祂藉由聖靈保守與帶領,醫治我心靈上的創傷,我的生命蒙主憐憫得以存留。

過程中,聖靈感動我:「你愛我嗎?」心想怎麼做才算「愛神」?我不明白。主耶穌藉由詩歌告訴我:「當〝先求神國神義〞」(馬太福音六:25~34);我仍不懂求神的國、神的義與生病受苦有什麼關係?聖靈再次教導我:「不要單為自己禱告」,處逆境仍要以這般艱難的心情為同受煎熬的人代禱。腓立比書二4:「各人不要單顧自己的事,也要顧別人的事。」

面對一波接著一波的逆境,我曾抱怨、流淚、無奈、絕望。但奇妙的是,這些過程讓我從中學習認識耶穌、感受聖靈的同在、相信真神的存在與祂極深的愛。一次又一次的操練,神讓我體驗到暴風雨中的平安、寧靜,從中學習用神的視野觀看祂美好的旨意。

神的計劃並非人能籌算的,主耶穌深知我心靈上許多舊有的創傷和軟弱;祂珍愛我像養植珍珠般,當我有雜質、受傷時,祂用愛的護膜一次又一次為我療傷、縫補傷口。

以賽亞書卅19~21:百姓必在錫安、在耶路撒冷居住;你不要哭泣。主必因你哀求的聲音施恩給你;他聽見的時候就必應允你。主雖以艱難給你當餅,以困苦給你當水,你的教師卻不再隱藏;你眼必看見你的教師。你或向左或向右,你必聽見後邊有聲音說:這是正路,要行在其間。

我慶幸認識主耶穌蒙揀選,在世的種種患難,有聖靈親自帶領;傷心、難過時,可到主耶穌面前禱告得安慰;心中苦悶時,可向主耶穌傾訴;遇到困難時,有主耶穌幫助;病痛時,蒙主耶穌保守醫治…,無論何景況都有平安、都是感謝。

約翰福音十六33:我將這些事告訴你們,是要叫你們在我裡面有平安。在世上,你們有苦難;但你們可以放心,我已經勝了世界。

願一切榮耀、頌讚歸予天上獨一真神,阿們!

主的恩典夠我用-凡事都有定時(陳佳足姐妹)

我是陳佳足,1978年生於彰化和美,家裡是傳統信仰。常聽聞做善事才能上天堂,小時候聽覺得好奇但害怕,不同宗教有不同的神,若世間真有神哪位才是真的?信錯了怎麼辦?

家中二樓放著祖先牌位晚上點著紅燭火,心想,神在哪裡?哪位才是真神?於是爬到桌上問他們說:「你們哪位才是神?起來給我看!」,當時出自好奇,但也沒有看到什麼。

小時侯撿到真耶穌教會的福音小冊,知道有這教會但未曾去過,國中班上有兩位好友是真教會信徒,她們行為正派與一般人不同,也覺得基督教與一般迷信的傳統信仰不一樣。於是認為信仰不只一種選擇,以基督教來說,真神只有一個,該如何尋求?若選擇錯了,是否就上不了天堂?或是下地獄?

後來遠親舅媽在三十幾歲罹患肺癌時,親戚質疑因她是基督徒才會生病,但是她在抗癌和面對死亡上展現的毅力讓我非常感動,我心想為何她肉體痛苦,精神上卻散發出盼望?深深地影響我。當時外公也罹癌,媽媽跟阿姨都憂心地到處求神問卜,看到面對相同的狀況下,基督徒和傳統信仰的處理方式卻大不相同。於是我想起撿到的小冊,拿出來心想:「若祢讓外公痊癒,我就相信祢是神。」之後兩年外公都很健康沒有發病。從那時起,每當遇到困難,我就會禱告求神幫助,我的出發點很單純,就是想要有位可以倚靠的神;這正是我所尋找的,面對死亡時擁有的盼望。

高中升學壓力大,當遇到困難或情緒問題,就會翻閱聖經,總覺得經節像對話般給我鼓勵和指引。那時立志:若能順利考上大學,一定要來追求這位神;考上政大後,便和國中同學去了和美教會。看到靈言禱告且手會震動時,心中十分震撼,回家後便自己跪下禱告;雖然手沒有震動,但心中滿是感動與敬畏。

到台北讀書時,隔壁班同學(羅晨音姊妹)邀我去景美教會參加文山團契,初期總覺得自己和大家格格不入,他們似乎都十分熟悉道理,我卻聽不懂聖經也跟不上唱詩,禱告又覺漫長;但大家對我友善且關心,因此我還是乖乖參與。直到大二參加學生靈恩會,才解開心中束縛;當同組學員彼此敞開心胸分享時,才知有些人雖然從小信主,也會遇到患難和考驗;雖然有聖靈但也有軟弱的時候,與我沒有太大區別。當中有別組學員被魔鬼纏附,看到長執、傳道奉主耶穌聖名趕鬼,知道聖靈有趕鬼權柄,因此認定了這位神。那次學靈會,大家都迫切為我代禱求聖靈,感謝主!我得了聖靈,心裡既平安又感動。得了聖靈之後,並非一帆風順,但我轉念倚靠神,不再只追求以利益為主的事物,文山團契的同靈變成了我的摯友。經過三年慕道,我決定報名受洗,從此與神有分。

求學過程中神對我幫助極多,大學原本讀中文系,研究所想轉企管系,親友都不看好,我在考試過程經常禱告靠神帶領,竟順利考上北大企管系。畢業後卻因工作忙碌而漸漸疏遠教會,因為工作壓力被診斷出罹患無法治癒的類風濕關節炎,因而辭掉工作在家中養病,因姊姊的鼓勵而赴英國讀書,便在倫敦聚會。其實出國前已中斷讀經,在倫敦時開始讀英文聖經,覺得以英文查考前後參照,反而更能瞭解經文涵義。在倫敦一年對聖經有更深的瞭解,信仰也得以扎根,感謝神總是給我意外的平安與恩典。

25歲起因類風濕關節炎吃了許多藥,加上工作繁忙,因此身體很差;婚後一直無法懷孕。後來換工作較為輕鬆,終於懷孕而雀躍,認為這孩子是神所賜。但第二次產檢時寶寶卻沒了心跳,醫生說胚胎已萎縮,簡直晴天霹靂,想透過懷孕這件神蹟促使全家信主的希望落空了。我原擔心這件事會影響先生的信仰,反而卻因為這事,讓我們體會到生命的權柄並不在人,而在神手中。信仰無法盡如人意,遇到事情要接受,之後就應全然交託。三個月後我又懷孕,感謝主,這次順利產下女兒,因為這是神的恩典。

產後因類風濕關節炎,手痛到無法舉起,頸部需開刀。於是請教會同靈幫助代禱,感謝神!目前病情已控制,在這之前我好強地認為自己認真禱告即可,無須告訴他人,現在我學會了順服交託。2015年懷了老二,但那時媽媽被診斷出肺腺癌四期,生活一下亂了步調,但我們深信在人不行的,神可以。媽媽原被宣告存活率是10%,可能見不到我的二女兒,但在媽媽順利手術的隔週生下她(God has added to the family)。感謝神,媽媽目前還算穩定,也在大家的持續代禱下打開心房,慢慢接受教會。2017年,兩個女兒同時受洗,先生也在2019年秋季靈恩會受洗。我深信:凡事交託,必得看顧。在此見證分享生活點滴,希望主內同靈能獲得造就。

各位朋友,這世代很多問題都沒有絕對答案,但我深知有真神倚靠是件很幸福的事,當遭遇困難或是家人生病,你可以倚靠神,祂會分擔你心中的苦楚。無論結果如何,都可以得到真正的平靜,這是金錢無法買到的。生死禍福都在天上的真神,祂帶領我們的腳步,無論是順境或逆境,都能因為信靠神而得到真平安。

十字架的異夢(榮雲霄姐妹)

在民國八十一年的農曆大年初五是安息日,清晨醒來很清楚自己做了一個夢,夢中看到一個巨大的透明的立體的十字架高高的懸掛在空中,我還驚呼這十字架怎麼這麼大呀!然後我的目光就被拉到十字架的最上方,我看到有一個「上」字,在四面的每一面都有一個「上」字,最後就像鏡頭被帶到最上方,我看到頂面也是一個「上」字,我心裡還說怎麼那麼多上呀!鏡頭繼續帶到十架右下方的空處,我看到一隻人的手掌,從手指到手腕處,左方的空處有一隻很粗壯的小腿,穿著羅馬式的涼鞋,就很像以弗所書六章後的那幅圖,然後如拍電影似的鏡頭繼續向前進,我看到一間房子,房簷下有一橢圓形的木牌,上面並排著兩個「上」字,我還說:「怎麼又是上」,然後我就醒來,我覺得非常不可思議,這夢是那麼的清晰,我又驚又喜,信主十三年來,第一次做這樣的夢。

我還陶醉在這夢中時,小兒子卻告訴我他不舒服,很想吐,我心想怎麼是這樣呢?因為是安息日就決定先到教會吧,到教會後我就抱著孩子坐在兒童教室,有一位姊妹來坐在我旁邊,我就告訴她所做的這個夢,剛一講完,孩子就從我腿上跳下去跟小朋友玩起來了,完全沒事了,我覺得很奇怪。

第二天早上洗衣時,我站在洗衣機前思想所做的那夢,很想要知道這夢是什麼意思,忽然腦海中出現:「上」就是要思念上面的事,這突如其來的訊息讓我興奮莫名,我心裡趕快接著問:那手是什麼意思呢?回答說:要邀請人來聽福音,我又接著問:那腿是什麼意思呢?回說:奔跑傳福音;我不是聽到聲音,是在腦海中出現的,我驚嘆訝異,覺得自己不佩受此殊榮,神就這樣解答了我的疑問,是這樣的清清楚楚,感謝主!讚美我的神!

蒙恩見證﹕主不丟棄人(游惠雅姊妹)

一、求職中得聖靈的經過

大學畢業後,工作十分的不順遂,不是面試不通過,不然就是每份工作皆不超過半年。之後又失業兩年,當時心中對未來的茫然與絕望非筆墨能形容。

連續失業兩年的期間,因心中強烈的自卑感,白天根本不敢出門,晚上才去教會禱告。

但感謝主,人的盡頭就是神的起頭,在偶然翻閱一篇1975年南門教會張梳姊妹「蒙主垂聽我的禱告」中,看到絕境中禁食禱告依靠主的決心,便起而效法之。

從那時開始便每天凌晨五、六點早起禁食禱告,求主耶穌開我的路,賜給我一份合適的工作。我的母親每次都在一旁陪我一起禁食禱告,在某次一早的禱告中,我的舌頭突然捲動了起來,心靈感到如水平線一般的平靜。記得那天是禮拜二,松山教會晚上有聚會,便晚上到教會請蔡牧民長老幫我驗證是否得聖靈,當時蔡長老微笑的對我說:「感謝主,妳靈言很流利啊!」證實了我得到寶貴的聖靈。

當時每逢安息日上午聚會結束午休的空檔,我都會在松山教會地下一樓主會堂自己一人獨自禱告。又再一次的午間禱告中,我聽到我內心一個微小的意念對我說:「不久的將來主必預備」但我當時並無將此言放在心上。

後來看報紙應徵一份托兒所的工作,當時面試時老闆看著我說:「妳每份工作皆只有短短幾個月的時間,但是我還是讓妳試試看,妳過年以後來上班!」之後我正式上班時老闆跟我說:「依照妳的資歷而言,我一般是不會採用妳這樣的人,但不知為什麼?我當時就是想給妳機會」感謝主!那次的工作我做了快半年,後來因故結束托兒所的工作,又在一次偶然的機會下,用身心障礙手冊申請到便利商店清潔小天使的工作,但也因不適應又離職,當時正逢母親膝關節第三次開刀, 我那時在心裡私下默默跟神禱告說:「主耶穌,我最壞的打算是等到母親開刀後,我去應徵大樓廁所清潔工,但有沒有機會我也不知道?」沒想到當時一禱告完,我在第一社會基金會的就業服務老師立刻打電話來告訴我:「陽光社會福利基金會正在建國南路一段競標到一間加油站,妳要不去應徵看看?」我去那裡應徵洗車工應徵上了,並在那裡從洗車工一路做到行政助理和獨當一面的加油員,而且從民國100年一路做到現在民國108年,一共做了八年!我從前都很羨慕別人有一年以上的工作經驗,但我感謝主,沒想到主耶穌讓我一份工作居然可以做到持續八年,真的是應驗了當初主耶對我的應許:「主必預備!」

二、工作中蒙主保守的經過

由於我現在是一名加油員,而工作的過程中我又很怕給客人加錯油,所以我都會習慣在上班前先默禱:求主帶領我一整天的工作能順利完成。

在去年2018年站加油島的時候,剛好有一位客人開車到我站的島上說:「98無鉛汽油加一千元」但由於平時加95汽油的客人較多,而我當下又忘記跟客人確認油品,在加油機上設定好一千元後,卻很習慣的舉起95汽油的油槍,當下我正要把95汽油油槍插入客人98汽油油孔時,那名客人卻突然從車窗探出頭來提醒我說:「〝98〞汽油改加滿!」我回神一看,發現自己手裡拿的是95汽油的油槍!於是我趕緊的將95汽油槍掛回加油機上,跟客人確認是98汽油後,再看清楚自己手上拿的是98汽油槍,才放心的將油槍插入客人車子的汽油孔裡,當時心裡真的十分感謝主耶穌!不然依照公司規定,凡加錯油一次,當月績效分數便歸零,而且還會被客人客訴!

就在同一時間,我隔壁站汽柴油車島的同事,他不小心把一台台北市政府的柴油公務車加成了98汽油!客人在加完油後引擎一發動(因為柴油車跟一般汽油車引擎完全不同),一踩油門發動開沒多久車子引擎便壞掉,引擎發不動,後來該名同事除了賠償修車費外,並當季績效獎金歸零!

這讓我想到聖經腓立比書第四章第6到第7節:「應當一無掛慮,只要凡事藉著禱告、祈求,和感謝,將你們所要的告訴神。神所賜出人意外的平安,必在基督耶穌裡,保守你們的心懷意念。」

三、靈恩會看到的異象與見證

民國106年10月18日這天是松山教會秋季靈恩佈道會,這天我剛好公司排休假,於是我中午過後來到教會三樓幫些廚房雜務,約到下午三點半左右,我的腰痛的非常厲害 (我有坐骨神經痛),痛到無法彎下身或站直,但是我想把雜務做完,晚上留在教會參加靈恩會。剛開始試圖硬撐,直到痛到實在是受不了,便拿著出門前準備的酸痛藥膏,要走到沒有人的小教室擦一下酸痛部位。在擦藥之前,我先默禱跟主耶穌說:「主耶穌,我很想留下來聚會做聖工,但是我腰現在非常的痛,我不知道該怎麼辦……這時我在閉上眼睛意識清楚的情況下看見,在我禱告的身後,有一個穿白長袍的長者,祂的臉我看不清楚,可是我卻能感受到祂理解我當下的痛苦,祂用祂的右手拍了我右肩膀兩下,我以為這是我當下的幻覺,但沒想到祂拍完我右肩膀後,我竟然可以彎下腰,而且痛楚減輕許多(幾乎不痛),我頓時才意識到,原來這是主耶穌的作為。

在禱告中見異象

當天佈道會結束前,我去前面接受按手禱告,在禱告中我很誠懇的跟主耶穌表明我的心思:主耶穌,我希望我的慢性精神疾病及身體不適,能藉由祢大能手醫治 ,因為我想以健康的身心勇敢的為祢做見証,我希望眾人能藉此認識祢這位真神。 我以前會因為憂鬱傾向而想自殺,但我現在不要再這麼想了,因為我已經決定要倚靠祢勇敢的活下去,我在世能為祢做多少工我儘量做,因為我想要將來時候到了祢接我回天家,我不在意世上的富貴榮華,因為我只在乎祢,我已得著祢,我還要更得著祢……。

這時候我又在意識清楚的禱告下閉眼看見,我眼前一片厚雲層,雲層被撥開後,我看到有一道金色河流閃閃發光,但是那不是世上的日光,那種光不但不刺眼且非常柔和,金色河流的兩旁也有閃金光的金地板,那地板好像用黃金打造的金玻璃,光芒也是非但不刺眼且柔和……

那異象並沒有很久,只有出現約一至二秒的時間立刻消失,過了不久以後禱告結束後我才意識到,這極有可能是異象。

願一切頌讚榮耀歸於我最敬愛的天父――主耶穌基督的聖名直到永永遠遠,哈利路亞,阿們。

走出憂鬱迎向美好(蔡宜芳姐妹)

哈利路亞,奉主耶穌聖名作見證,我從小生長在傳統宗教信仰的家庭,記憶中自三歲起,就會對死亡感到莫名恐懼,內心也常存在一些超齡的想法。我的父母因為家庭環境因素,未能接受良好的教育,所以非常看重兒女學校課業的學習與教育,形成家庭中「萬般皆下品,唯有讀書高」的觀念與文化。我的個性比較聽話,又因著父母自小重視學業,所以養成認真讀書的好習慣,是師長眼中成績優良的好學生。

在認識神、相信主以前,面對壓力,我的方法就是選擇面對、充分準備,才能讓自己感到安心。因此在課業上,我總是全力衝刺,但卻在國中時期,因無法承受升學壓力,初次體驗精神疾病帶來的身心痛苦。面對國中開始的課業,我便給自己很大的壓力,到國三時,再加上學校帶來的升學壓力,就無法承受,精神崩潰。在班導的推薦之下,我接受精神科醫師的治療,並得知自己是因精神官能症,產生身心上的問題。精神官能症屬於精神疾病中較輕微的病症,醫生評估病因係焦慮所致,我也漸漸明白焦慮係因聯考壓力而起。

國三發病時,我的狀況很不好,整個腦袋好像爬滿了螞蟻,思緒繁雜混亂,且不受控制。同時因為焦慮,夜間腹部會收縮的很痛,痛到我睡不著覺,天天失眠。當時的我不明白腹痛的原因,直到長大到松山教會聚會,看到許國鈺姊妹的見證,才知道該症狀為腸筋攣。僅僅十五歲的年紀,尚未遭受過挫折苦楚,初次面對這些病痛,令我感到自己如同身處地獄,實在沒有比這些更痛苦的了。對我而言,雖然長大後經歷過更痛苦的挫折打擊,但因為耐受力相較成熟,所以國三時期的精神崩潰,是我至今最痛苦的一段經歷與回憶。

國中時期的我,沒有神可以倚靠,十分無助痛苦,但隨著高中聯考結束,離開考場,我便知道我恢復正常,果真患病起因是聯考壓力。高中聯考放榜,我進入台北市立景美女中就讀,隨著生活步入正軌,高一便停止服藥。高中時期,我延續自小重視課業、認真讀書的好習慣,在學校有著非常好的成績,是同學眼中的學霸,在大學聯考中,以全校第一名的成績榮登榜首,卻在大學四年級時,因為敏弱的體質,再度罹患了精神疾病。

這次的發病,起因為遭受失戀的打擊,使我罹患重度憂鬱症。當時我在大學附近租房子,人生中第一次照顧自己,又忙於畢業製作,加上面臨感情問題,精神狀況就出了問題。這次的生病影響了我一生,是我人生中的大事件,大四以前的求學生活,憑藉著優異的成績,可說是一帆風順,至此轉了個大彎,從此進入低潮期。因為在將近畢業時罹病,也影響了我的求職,我的工作非常不順利,每一份工作都做不長,共換了十五份工作。求職的挫折也加深了內心的傷痕,每一次工作中斷,我都要面對內心的不確定感和無價值感。

因我們神憐憫的心腸,叫清晨的日光從高天臨到我們,要照亮坐在黑暗中死蔭裡的人,把我們的腳引到平安的路上。(路一78-79)

感謝神,人的盡頭就是神的起頭,我也是因為得了憂鬱症的關係,才得以認識主。(得到憂鬱症,非常破壞生活品質,什麼都不能做。)在四處求助無門的情況下,有一位國小同學向我傳福音,帶我接觸了基督教信仰,認識耶穌。當時她帶我去的是新生命小組教會,後來她因故換教會,也帶著我一起換到靈糧堂,但我不太適應,於是自己開始尋找教會。

在那時,我想到我的高中同學,亞晴是真耶穌教會的信徒,便相約到松山教會來聚會。(第一次來到真耶穌教會,我便看到榮光,心中感到驚奇,也有疑惑不安,經請教好友亞晴,知道是主的榮光,才大為安心,也感動主的慈愛。) 此後,在我的慕道階段中,便時常在禱告時看見榮光。通常,我們禱告時,閉上眼睛,眼前應是一片黑暗,但我慕道時期的禱告,常常覺得眼前非常明亮,並且溫暖,讓我體會到,真耶穌教會,真的有神。同時,我很喜歡並認同真耶穌教會的價值觀與信仰方式,經過一段時間認真的查考,我發現真耶穌教會的教訓符合聖經的真理,更驚訝的了解到,一週的頭一天是星期日,最後一天是星期六,所以我們應該依據聖經的道理,遵守安息聖日才對!因此就在真耶穌教會穩定下來,並決定受洗。

神啊,求你憐憫我,憐憫我,因為我的心投靠你。我要投靠在你翅膀的蔭下,等到災害過去。我要求告至高的神,就是為我成全諸事的 神。(詩五十七1-2)

當時的我,一心想求醫治,所以對信仰非常火熱,唯獨守安息日的習慣建立不起來。當時我聽道理,篇篇都覺甘甜,很得造就,但令我不解的是,信主之後,憂鬱症發病的次數反而變多了,心想不知道是不是排毒的道理?我憂鬱症發作時,思緒雜亂不受控制,身心狀況好像精神崩潰一般,只能躲在家裡,害怕人群,不敢出門,生活無法自理。因此在我信主初期,時常因為發病而中斷聚會,只要生病,我就沒辦法去聚會。

經過神的帶領、信仰的體會,現在的我回想當初的經歷,已經深知生病的時候,信仰更為重要,即使生病仍然要緊緊抓住神,想盡辦法參加聚會,不中斷聚會,才能用正面的心態,看待苦難病痛,從聖經與教會的教導中,重新得力。同時教會中的屬靈同伴,在我生病的過程中,不斷的為我代禱,帶給我很多支持與面對疾病的力量。

耶和華是我的牧者,我必不至缺乏。他使我躺臥在青草地上,領我到可安歇的水邊。(詩二十三1-2)

因為病情沒有因為受洗歸主,立即帶來奇蹟性的轉變,我在信主兩年後,失去信心離開了教會。但是,我雖然離開主,主卻沒有離開我,祂一直在我的身邊,幫助我,為我預備一切的需要,並預備安排了許多幫助我的人。我後來輾轉到了台大醫院求醫,遇見一位醫生,他建議了我(跟以往單純藥物控制,完全不同的治療方式),這是一個契機,引導我走出困境與陰霾的另一條路。他建議我到日間病房調養,日間病房就是日間留院,星期一到五醫院安排課程讓我們上課,使我們生活有重心,因為病友多半無法工作,課後大家晚上可以回家,六日也休息。課程中,有寫書法靜心、唱歌紓壓、繪畫藝術治療等等,對我來說有很大的幫助,我的思想變的正面,病情得到控制,也因為認識了很多病友,我終於能夠接受自己得憂鬱症的事實,用正確的心態面對、處理憂鬱症,等待疾病的恢復。

    就在日間留院期間,我又回到了教會。與其說是我想念神,倒不如說是神的時候到了。在我回到教會之前,我的高中同學亞晴作了一個夢,夢見我站在他的家裡樓下,當時的我已經好久沒有回到教會了,透過這次的夢境,也讓亞晴的心裡作了準備,主愛的小羊,要回家了,這表示,主除了引導我回家,也預備了在旁邊關懷陪伴的弟兄姊妹,主真是滿有慈愛與恩典。這一次我回到教會,竟能穩定的守安息日到如今,(共計5年!)所以即使有的時候我們的重擔暫時尚未卸下、身體尚未復原,雖然我們內心焦急,但仍是要耐心等候神的時候,這比我們自己努力更重要也更有用。當時的我,能夠穩定的守安息日,享受主裡的平靜安穩,已經令我非常高興了,沒想到主還為我預備了一個大恩典,那就是我多年以來夢寐以求的工作機會。

    如前所說,過去的我求職、就業非常不順利,但是對生病的人來說,能夠工作等於是對我們說「你是正常的」,那是一種肯定,也是經濟自立的途徑,是許多病友內心中的渴望。但是我自己找的工作,都沒有神為我安排的好。我目前在桃園機場捷運上班,是神賞賜的工作機會。當時為了準備桃園機場捷運考試,我奇蹟似的申請到了殘障手冊,因為有殘障手冊就可以報考身心障礙類別,競爭者比較少。而殘障手冊是出了名的難申請,但我一申請就申請到了,後來明白,這都是神的帶領與安排,因為神知道我需要報考身心障礙類別,需要殘障手冊,這段過程是神恩典的前傳。後來口試結束時,當天回家禱告,禱告中有感動,靈言特別的流利,因此我內心明白神正與我同在,親自帶領那一天的口試!而我那天的口試也確實順利,應該講述表達的都沒忘記。考試結果出爐,分數不是很漂亮,甚至大眾捷運概論我只考了35分,但是我仍然順利的錄取,成功考上了!真是感謝主!

    如今,這已是我做的最久的一份工作,至今已經三年多了,正式上班後,仍然有很多的挑戰與考驗,需要一關關的克服,感謝神,藉著神的恩典與帶領,一次次的內部訓練、證照考試,神都保守我通過。有一次,我遇到了不會的題目,我心想把有英文縮寫的答案都寫上去,竟也因此答對,分數達到80分不用補考,真是太奇妙了!感謝主!

    現在的我,已經逐漸適應穩定的半公務員生活,雖然分配給身心障礙同仁的工作較為簡單,但我也從中體會到職業不分貴賤的道理,不再失志,享受著桃捷小小兵的生活。每天拉著推車穿梭在八個車站,下班後享受美食,假日和朋友相聚看場電影,小日子過得愜意滿足,這一切實在得來不易,都要感謝神的恩賜與保守!

至於我,我要仰望耶和華,要等候那救我的神,我的神必應允我。我的仇敵阿,不要向我誇耀,我雖跌倒,卻要起來,我雖坐在黑暗裡,耶和華卻作我的光。(彌七7-8)

    關於在我內心深處,最介意的疾病醫治部分,心得感想與大家分享。雖然我的憂鬱症,並非一受洗,隨即得到顯著的康復,但是在主的保守與帶領下,一點一點的更新、修復,卻是日益逐漸好了起來。這長時間下來的改善與恢復是非常顯著的。若是問起我身邊的人,就可以知道我現在的狀況和過去病痛中的我相比,真是大為不同。信主初期的我,在憂鬱症嚴重的時候,失去方向感,出門找不到約定的地點,還要麻煩人接送。另外因病而有閱讀障礙,無法順利的閱讀聖經。但經過了9年的等候,緊緊跟隨耶穌、緊緊抓住耶穌、全心全意信靠耶穌,現在不僅可以正常工作,也能自己一個人出門,精神氣色都很好!同時我的閱讀障礙,也在神的醫治下奇蹟似的恢復了,現在的我,已經可以正常的閱讀聖經,領受一篇篇神的話語,大得造就,心裡真是充滿喜樂!甚至我的鬱症

,已經完全不發作了!只剩下較好處理的躁症兩個症狀而已,感謝主!

    信主之後,有幾個信仰上真切的體會,我曾經在聚會中分享過,整理如下。

第一,神是真實存在的。第二,神是充滿天地萬有的。第三,要竭力追求聖靈的安慰。我曾領受過聖靈的安慰,而嚐過主恩滋味。如今,從生病的低潮裡重新振翅上騰,都要感謝主一步步的帶領與細心呵護醫治。求主繼續看顧保守,引領我走合神心意的道路,為主發光,榮神益人!

願榮耀、頌讚歸與神,願恩典、福氣歸與信心、耐心等候主的人!哈利路亞,阿們!

松山敬老會感言(程美緞姊妹)

108年9月14日松山敬老會感言 程美緞姊妹

感謝主!賜給我機會在敬老會發表感言。我先分享一段經節:
以賽亞書41章第10節:「你不要害怕,因為我與你同在,不要驚惶,因為我是你的 神。我必堅固你,我必幫助你,我必用我的公義的右手扶持你。」

哈利路亞,奉主耶穌聖名講話:
感謝主的恩典,讓我和先生能跟每一位長者同在這裡參加敬老活動。我們真是喜樂有福的人。
詩篇65篇11節: 「你以恩典為年歲的冠冕,你的路徑都滴下脂油。」
感謝主將豐富的恩典如皇冠戴在我們歲月的頭上,我自己一路走來得到的恩典數算不盡,因時間的關係,我簡單分享神在我身上的六個恩典。

一、神教導我寫聖經
剛信主的時候很喜樂,晚上我睡不著,神就親自牽我的手,一個一個字抄寫一整本聖經。那時有買一本兒童漫畫聖經好看好懂,心裡一個感動就順服,奇妙的事情,就拿起筆,我從創世記抄寫到啟示錄,每天寫到天亮手也不會酸。心裡很感動,很想學習,於是開始背聖經,背再多也不累,一直很有精神。這是很奇妙的,我想神要我先耐心學習神的話語,打好基礎才有能力傳福音。

二、參加松山真理造就班
感謝主!神愛我,領我到松山教會就是要參加真理造就班,我學習好幾年,不斷自我成長,學習很多。感謝主,也感謝真理造就班的老師們!

三、參加婦女團契
歌詞,歌譜,我本來看不太懂,但參加婦女團契時,姐妹 很有愛心要我慢慢學習;黃老師對我更是耐心地教導,如今黃老師已不在世上安息主懷,她已在天家享福氣,但她鼓勵我的話,我永遠記在心裡。

四、神的拯救
有一次我先生騎摩托車載我要參加大同靈恩佈道會,在半路上不幸發生車禍。我先生暈倒不省人事,我自己也流了很多血,但我當時一想到神,就顧不得自己的傷勢,憑著信心在我先生的耳朵不斷地喊:「哈利路亞!哈利路亞!」我想我的禱告感動了神,神使我先生口中也跟著唸「哈利路亞!」然後我先生就醒過來了。當時路人叫救護車送我們到馬偕醫院,後來我們兩人都沒有生命危險。感謝神的看顧。

五、神賜我傳福音的機會
感謝主!給我機會帶慕道者到松山聽神的道理,這裡有神的愛以及弟兄姐妹的關心跟愛心,有些慕道者後來也受洗成為我們的姐妹。感謝主!
主使我看人,不看外表,只看內心。十幾年前,有一對父女,爸爸從監獄出來,女兒17歲,他們流浪街頭睡在公園,給人討錢。我看女孩腳受傷有可怕的膿,但我不害怕,也不會想他們是不是壞人,只是用單純的心帶女孩到我家將近兩個月。感謝主!我先生也願意給我學習愛人的機會,我帶她看醫生,並且用聖經教導她學習神的真理。感謝主! 這對父女到過松山教會聽道理,女兒也得到聖靈。求神祝福她,使她的靈魂得救。

靈魂得救比什麼都好,現在靈恩佈道會快到了,希望我們一起禱告求神幫助慕道者王明華。他頭腦受傷,求神讓他自己會開口唸「哈利路亞!」、自己會做事,讓她年老的媽媽不再這麼辛苦。雖然我沒有讀很多書,神的愛感動我教導他學習用聖經,教會也給我這個機會關心人,他願意抄寫聖經,自然就會翻聖經,有神的話語教導人,才會改變人生。

六、靠主堅強
感謝主!,我雖然也會軟弱,也會遇到不如意的事情,神的愛安慰我,告訴自己一定要先付出,每次難過時想到神的愛,眼淚擦擦就沒事。每天都朝正面思考,就不會害怕,突破了就會更好。學習更愛人,自己有進步,就很喜樂。

感謝教會對我們長者的愛,今天敬老,讓我們感到很窩心。感謝主!每天可以在主裡喜樂過日子,裝備自己將來安然見主面。我們現在不要以為自己年紀大了,我們有的是時間,可以多多為教會禱告,為我們自己跟下一代禱告,使他們與我們同享主的恩典。
今天安息日,求神賜福給我們每一位敬老長者,和弟兄姐妹們,平安、喜樂、恩典、蒙福。
願一切榮耀歸給神!阿們!

驀然回首,恩主相隨(陳志堅弟兄)

你的神是施行拯救、大有能力的主。他在你中間必因你歡欣喜樂,默然愛你,且因你喜樂而歡呼。(聖經西番雅書第3章17節)

我是陳志堅,出身金山地區的養豬人家,母親是真耶穌教會信徒,父親為無神論者,我雖然從小就隨著媽媽認識了主耶穌和真耶穌教會,並在懵懂的小學時期就得到寶貴的聖靈,但接觸程度僅如沾醬油般,淺薄斷續。

 

考試失利、家中突變

國三時,因為準備聯考而停止去教會,認為只要有禱告就夠了。第一次聯考嚴重失常,原本以台北市公立高中為第一志願,但卻只考上分數末段的高職。更嚴重的是家裡發生重大的變故,經濟受到很大的損失,心灰意冷的我不想成為家裡負擔開始尋求想打工機會,16歲就開始在便利商店輪值大夜班,籌措學費以及準備重考。為了賺錢,我犧牲睡眠時間瘋狂工作,甚至年節薪水加倍的期間還主動要求輪值,一天工作15小時,只求能養活自己。

隨著時間過去,第二次考試到來,我一樣又未能如願到台北市就讀,而進入了金山高中,也因為在此就學,才得以繼續在7-11打工及持續完成高等教育。

 

求學生涯得主扶助

高中時代,家中的經濟依然沒有改善,自力更生的我甚至連續3個月的早餐,靠吃八元的芋頭饅頭維生,即便如此,卻也因為能分擔家計而甘之如飴。

轉眼間就是高三了,面臨考大學的壓力,只能奮力一搏,突然想起媽媽給我的信仰,相信真耶穌教會的神會幫助我,便開始每天晚上入睡前禱告,即便當時還未受洗,但信仰的種子因為媽媽及外婆的關係,一直放置心田裡,此時也逐漸萌芽。

籌措足夠的學費、生活費後,我毅然決然把當時的打工停掉,專心念書,靠著禱告求神幫助;如願考上國立台北大學商學院,在當時末段班的學校,成為大家不可思議談論著的例子。即便如此,信仰對當時的我而言只是一種心理上的安定力量,認為不一定得去教會追尋。

大學時期,因學費的關係經濟壓力更大,需要錢的我也面臨到了許多試探及衝突,例如:一貫道的學長對我十分熱心,還要提供免費餐點給我吃,但聖靈在內心提醒我是基督徒,不應如此。

感謝主保守,雖然我沒有享用免費的餐食,主卻在其他方面多多加添給我恩典,在大學的期間我在經濟上得到很大的恩典,每學期都得以順利申請到獎學金,以及接到家教機會,經濟上不再匱乏。

 

回歸教會追尋信仰

大學的生活多采多姿,因為申請獎學金的需要,我努力讓課業保持名列前茅,但這樣的我,赫然發現內心有一塊缺損,因為過度追求完美,總讓自己處在不愉快的狀態裡,甚至有時莫名的憂鬱會侵襲而來,這時候我再次回想到媽媽從小帶我去的真耶穌教會,心裡也決定要回去教會,不過沒有馬上執行。

一次騎車,發現在重慶北路上的真耶穌教會,當下決定踏入回歸教會重尋信仰。經過一陣子信仰追求,又有當時年紀相仿的高級班同儕相互扶持與關懷,我確立了這份信仰是真實而可信的,我的性格漸漸變得開朗:不那麼完美主義、也不那麼憂鬱了。

在大四那年的秋季靈恩佈道會,有位同靈問我這次是否想接受洗禮,當時雖未正面回應,卻把這件事放在心上,回去的路上同時也想著,如果下一分下一秒,騎車的路上發生了意外,如果我還沒有成為神的兒女,我會到哪裡呢?這樣的思索讓我很快就決定,我要報名接受洗禮。感謝主受洗過程十分順利,受洗歸主後,身份不一樣,心靈更加平靜安穩,如同經上所云:「應當一無掛慮,只要凡事藉著禱告、祈求,和感謝,將你們所要的告訴神。神所賜、出人意外的平安,必在基督耶穌裡保守你們的心懷意念。」(聖經腓立比書第4章6-7節)。

 

奇妙恩典一路引領

受洗過後人生也並非一路順遂,我面臨到研究所的考試,畢業當年報考了11間研究所,竟全數落榜,這對連年書卷獎、系上第一名畢業的我是莫大的打擊。在第二年我又報考了8間,放榜之初也一直苦無好消息,但神的意念高過人的意念,最終我正取的唯一一間研究所,正是我高中時最想進入的政大財管所,神的旨意原是好的,要讓我知道聖經所說:「快跑的未必能贏;力戰的未必得勝,所臨到眾人的是在乎當時的機會」 (舊約聖經傳道書第九章11節),若不是神的安排也不會有現今的我。

感謝主,在我工作多年以後,賞賜我好妻子,又在今年產下女兒,親愛的朋友們,在我經歷了人生的高低起伏後,更確立這位神是信實而且可靠的,誠摯地邀請您來體驗,願主祝福大家,並將一切榮耀歸給天上的父神。

 

 

主耶穌阿,我愛你!(邱瓊瑤姊妹)

你憑慈愛領了你所贖的百姓;你憑能力引他們到了你的聖所。(聖經出埃及記15章13節)

不認識耶穌的童年

我是邱瓊瑤,我的媽媽是真耶穌教會的信徒,她出生不久就受洗,但是從小就不常聚會,結婚之後因為爸爸是傳統信仰,媽媽也更少有機會到教會聚會了。

每逢過農曆年時,爸爸都會帶著我們一早就出門到各個大廟小廟去拜拜,拜到快傍晚才回家,爸爸總說拜拜可以保佑我們全家一整年平安順利,可是我常被拜拜的煙薰到流眼淚不舒服;也常常看到爸媽為了財務爭執或煩惱,所以對於拜拜的效用,我一直很疑惑。

爸爸因為工作關係常常不在家,媽媽必須負責家裡的事情和公司(家裡開遊覽車行)的營運,再加上她不想讓阿嬤不開心,所以媽媽雖曾經帶我們到台北教會,但實際上還是很少聚會。然而媽媽去和客戶談生意時,有時騎車經過各地的真耶穌教會,總會想「我什麼時候才能回到我的家?」 媽媽常跟我分享她的心情,我就說:「如果教會那麼好, 哪天您真的要去我就陪您去。」

陪伴母親、初識耶穌

我的阿嬤因病離世後,媽媽跟爸爸說想要回去教會參加聚會,爸爸乾脆地答應了。

媽媽回松山教會聚會一陣子後,有天開口問我:「妳不是答應過我要陪我去教會嗎?」我就勉為其難的答應媽媽。

當時我在報關行工作,星期六都要上班,所以中午下班後就直接和媽媽約在教會見面,因為我只是陪伴的心態,所以參加聚會時總是如坐針氈,想著趕快結束。慈愛的神安排一個熱心的姊妹幫忙我翻聖經,她能馬上翻到傳道所講的經節,也不會不耐煩,讓我很感動,於是我也開始學習如何翻聖經、學習聽傳道講道理,久了我也慢慢聽懂一些;漸漸可以有耐心坐著,甚至有時來聚會時,心情不好,但唱完讚美詩後都能開心的離開教會。

由於當時我的大兒子還很小,而我又常常要加班,漸漸的我就暫停慕道,雖然媽媽常常邀請我,但我總說「下次吧!」就這樣一直拖延到我懷第2胎的時候,那時的工作比較不忙了,而且有周休2日, 我才恢復來教會聚會,持續了1年多到孩子出生。

聖靈證明耶穌愛我

那段期間剛好松山教會要舉辦春季靈恩佈道會,媽媽問我是否要接受洗禮?但是我擔心公婆、先生會不高興所以很為難。媽媽就鼓勵我:「將妳所擔心的事情放在禱告中跟神說。」我便聽媽媽的建議報名洗禮。當時我的工作很忙碌,幾乎沒有準時下班過,但很奇妙,主耶穌卻讓我在佈道會期間剛好都不用加班,可以準時參加聚會。但是到了祈求靈恩的時候,雖然我到台前求聖靈,心裡還是一直想著要趕快回家顧小孩,不過也很神奇,每當禱告完心裡面所掛慮的事就不見了。就在佈道會第4天禱告時,唸『奉主耶穌聖名禱告』之後,『哈利路亞讚美主耶穌』這幾個字一直唸不清楚,我就停下來還告訴自己要專心一點,但還是唸不清楚。我跟神求:「如果您真的是神,那請讓我回家時公婆先生不會不高興,小孩也要乖乖睡覺。」敲鐘後傳道就宣布我得到聖靈了,我非常訝異,在回家計程車上還繼續禱告確認了一番!神真的恩待我,讓我在受洗之前就得到寶貴的聖靈,我就不再游移,下定決心接受了洗禮。

受洗後,我也帶孩子來參加聚會,常為他們禱告,求神做他們路上的燈、腳前的光,照亮他們的腳步,希望他們很快歸入主的名下。

 

經歷苦楚愛主更深

受洗後我過得很順利,甚至有時忘了和神親近,信仰慢慢變成習慣,所以神就藉苦難來提醒我:我一連遇到弟弟發生重大車禍、哥哥驟逝、爸爸中風、家裡的事業面臨破產造成媽媽也病倒,一下要面臨這一連串的事,我突然覺得被從雲端上丟到黑暗的無底洞裡,在痛苦無助時,我呼求神不要離開我,因為那一陣子要面對很多狀況,我很擔心我沒辦法撐下去,常常是走在路上時邊哭邊禱告,也在這時,我才學會時時刻刻向神禱告,求神讓我從苦境中轉回來。當時我沒有收入,我懇求神幫助我找到工作,神就讓我找到一份家管員的工作,生活上不用擔心。雖然後來爸爸安息了(他也接受了洗禮),但媽媽的病漸漸好轉,生活慢慢步入正軌,感謝主。

有一首詩歌的歌詞說「無論是住在美麗的高山,或是躺臥在陰暗的幽谷,當你抬起頭你將會發現,主已為你我而預備。」感謝神讓我在信仰的過程中遇到困難,也將我從死蔭幽谷拉起來,讓我變得更茁壯,就像這詩歌的詞說的:「不要擔心!主耶穌已為你我而預備了。」

現在的我每星期都很期待安息日聚會,因為不僅可以領受神的話語還可以聽到安慰人心的詩歌,還有一群會彼此互相關心的弟兄姊妹,因為有神的同在讓我的生活更有盼望!主耶穌我愛您!

願一切榮耀、頌讚歸與天上的真神,哈利路亞,阿們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