主的恩典夠我用-凡事都有定時(陳佳足姐妹)

我是陳佳足,1978年生於彰化和美,家裡是傳統信仰。常聽聞做善事才能上天堂,小時候聽覺得好奇但害怕,不同宗教有不同的神,若世間真有神哪位才是真的?信錯了怎麼辦?

家中二樓放著祖先牌位晚上點著紅燭火,心想,神在哪裡?哪位才是真神?於是爬到桌上問他們說:「你們哪位才是神?起來給我看!」,當時出自好奇,但也沒有看到什麼。

小時侯撿到真耶穌教會的福音小冊,知道有這教會但未曾去過,國中班上有兩位好友是真教會信徒,她們行為正派與一般人不同,也覺得基督教與一般迷信的傳統信仰不一樣。於是認為信仰不只一種選擇,以基督教來說,真神只有一個,該如何尋求?若選擇錯了,是否就上不了天堂?或是下地獄?

後來遠親舅媽在三十幾歲罹患肺癌時,親戚質疑因她是基督徒才會生病,但是她在抗癌和面對死亡上展現的毅力讓我非常感動,我心想為何她肉體痛苦,精神上卻散發出盼望?深深地影響我。當時外公也罹癌,媽媽跟阿姨都憂心地到處求神問卜,看到面對相同的狀況下,基督徒和傳統信仰的處理方式卻大不相同。於是我想起撿到的小冊,拿出來心想:「若祢讓外公痊癒,我就相信祢是神。」之後兩年外公都很健康沒有發病。從那時起,每當遇到困難,我就會禱告求神幫助,我的出發點很單純,就是想要有位可以倚靠的神;這正是我所尋找的,面對死亡時擁有的盼望。

高中升學壓力大,當遇到困難或情緒問題,就會翻閱聖經,總覺得經節像對話般給我鼓勵和指引。那時立志:若能順利考上大學,一定要來追求這位神;考上政大後,便和國中同學去了和美教會。看到靈言禱告且手會震動時,心中十分震撼,回家後便自己跪下禱告;雖然手沒有震動,但心中滿是感動與敬畏。

到台北讀書時,隔壁班同學(羅晨音姊妹)邀我去景美教會參加文山團契,初期總覺得自己和大家格格不入,他們似乎都十分熟悉道理,我卻聽不懂聖經也跟不上唱詩,禱告又覺漫長;但大家對我友善且關心,因此我還是乖乖參與。直到大二參加學生靈恩會,才解開心中束縛;當同組學員彼此敞開心胸分享時,才知有些人雖然從小信主,也會遇到患難和考驗;雖然有聖靈但也有軟弱的時候,與我沒有太大區別。當中有別組學員被魔鬼纏附,看到長執、傳道奉主耶穌聖名趕鬼,知道聖靈有趕鬼權柄,因此認定了這位神。那次學靈會,大家都迫切為我代禱求聖靈,感謝主!我得了聖靈,心裡既平安又感動。得了聖靈之後,並非一帆風順,但我轉念倚靠神,不再只追求以利益為主的事物,文山團契的同靈變成了我的摯友。經過三年慕道,我決定報名受洗,從此與神有分。

求學過程中神對我幫助極多,大學原本讀中文系,研究所想轉企管系,親友都不看好,我在考試過程經常禱告靠神帶領,竟順利考上北大企管系。畢業後卻因工作忙碌而漸漸疏遠教會,因為工作壓力被診斷出罹患無法治癒的類風濕關節炎,因而辭掉工作在家中養病,因姊姊的鼓勵而赴英國讀書,便在倫敦聚會。其實出國前已中斷讀經,在倫敦時開始讀英文聖經,覺得以英文查考前後參照,反而更能瞭解經文涵義。在倫敦一年對聖經有更深的瞭解,信仰也得以扎根,感謝神總是給我意外的平安與恩典。

25歲起因類風濕關節炎吃了許多藥,加上工作繁忙,因此身體很差;婚後一直無法懷孕。後來換工作較為輕鬆,終於懷孕而雀躍,認為這孩子是神所賜。但第二次產檢時寶寶卻沒了心跳,醫生說胚胎已萎縮,簡直晴天霹靂,想透過懷孕這件神蹟促使全家信主的希望落空了。我原擔心這件事會影響先生的信仰,反而卻因為這事,讓我們體會到生命的權柄並不在人,而在神手中。信仰無法盡如人意,遇到事情要接受,之後就應全然交託。三個月後我又懷孕,感謝主,這次順利產下女兒,因為這是神的恩典。

產後因類風濕關節炎,手痛到無法舉起,頸部需開刀。於是請教會同靈幫助代禱,感謝神!目前病情已控制,在這之前我好強地認為自己認真禱告即可,無須告訴他人,現在我學會了順服交託。2015年懷了老二,但那時媽媽被診斷出肺腺癌四期,生活一下亂了步調,但我們深信在人不行的,神可以。媽媽原被宣告存活率是10%,可能見不到我的二女兒,但在媽媽順利手術的隔週生下她(God has added to the family)。感謝神,媽媽目前還算穩定,也在大家的持續代禱下打開心房,慢慢接受教會。2017年,兩個女兒同時受洗,先生也在2019年秋季靈恩會受洗。我深信:凡事交託,必得看顧。在此見證分享生活點滴,希望主內同靈能獲得造就。

各位朋友,這世代很多問題都沒有絕對答案,但我深知有真神倚靠是件很幸福的事,當遭遇困難或是家人生病,你可以倚靠神,祂會分擔你心中的苦楚。無論結果如何,都可以得到真正的平靜,這是金錢無法買到的。生死禍福都在天上的真神,祂帶領我們的腳步,無論是順境或逆境,都能因為信靠神而得到真平安。

發佈留言

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。 必填欄位標示為 *